午火火

吃土少女求约稿

白泽【不会取名】【15-16】

把前些日子贴吧攒下的放过来,最近要闭关画作业了,下周又要考试呜

感觉好忙

【12-14】【6-11】【1-5】

15.

 

桃太郎听着电视里播报的今年金鱼草大会的盛况,那些长在枝干的鱼们晃晃悠悠的在电视机里摇摆着尾巴,看起来倒真像在水里游,他甚至还听到了地狱的辅佐官的声音,这不令人意外,金鱼草这种东西的流行还是这位辅佐官大人的推动呢,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但金鱼草的周边确实卖的挺快的,尤其是白泽大人的金鱼草浓缩精华丸子,可以说是极乐满月比春药都要卖的要多的药了。

 

明明是没有效用的丸子,大家对于保健品这种东西的热情还真是可怕,桃太郎心里想着,手上的动作不停,他在白泽手下干了也算有段时间了,虽然还是没法做的和白泽一样好,但说是熟练也行,至少现在,他还挺满意自己剥下来的草药报废率。

 

“斜45度从上往下成品会更好。”

 

低沉的男中音,桃太郎惊讶的抬起头,眼前穿着黑袍的辅佐官大人用平常的那副表情看他,完全没有自己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进了别人家的门的意识。

 

虽然极乐满月是店来着,不过现在不是挂上打样的招牌了嘛。

 

“鬼,鬼灯大人?!您怎么来了?”

 

“给那只白豚的单子有些要加的东西,那只白豚呢?”

 

“白泽大人?他在那边睡着呢,他今天好像很累,小灵开着电视那么吵都没让他醒过来...鬼灯大人?!”

 

摆在极乐满月店里那大大的躺椅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鬼灯一偏头就能看见,他走了过去,坐在晃晃悠悠的躺椅上跟着电视左摇右摆的孩子抓着手里的一撮白毛兴高采烈的欢呼着,看见他的时候还用中文软乎乎的喊着‘乌龟’的词,那只白豚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眉头皱着,他的尾巴在他腰间绕了一圈,露出了腰间的眼纹,还有腰底下的垫着的腰枕。

 

睡相看着就很不安稳的摸样。

 

桃太郎把手里的药草放下了,他一连串的小跑凑到躺椅前的鬼灯跟前,恰好就挡在鬼灯和那躺椅的中间。

 

“鬼灯大人!”

 

他压低了声音叫着鬼灯的名字,神色里带了点不安,压低了声音说:

 

“白泽大人他...”

 

“乌龟!”

 

那孩子一点也不乖的大喊着乌龟的字眼,他咯咯的笑,并没有自己的监护人还在旁边沉在梦乡里,沉在梦乡里的监护人也没有因为那声大喊惊醒过来,他只是缩了缩脖子,把腿也缩起来,把自己的脸埋在自己的那一片白毛里,呼出的热气吹伏了一片。

 

真是不乖巧的熊孩子,地狱的辅佐官的脑子里蹦出这个,不像一子二子那样让他喜欢到给零花钱的地步,让他想到炎魔大王总是来打扰工作的孙子,那只白豚真的一点也不会教育,虽然自称是通晓万物的神兽却总在一些事上傻的跟白痴似得,让人看着就火大。

 

恨不得冲着那张白豚的脸来一拳。

 

 

“太吵了!”

 

辅佐官脸色黑黑的说,他拿过遥控器啪的关掉了电视,蹲下身平视着这熊孩子的眼睛,可就连能让炎魔大王的乖孙都吓的发颤的恶人脸都没能让这小鬼有什么受到威慑的感觉,他反而又笑起来,好像鬼灯在和他玩游戏似得。

 

桃太郎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嘴唇打颤,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白泽大人那不怕死的熊孩子抓住了地狱的辅佐官头上的角,天啊鲁怎么可以这么做!万一鬼灯大人生气了遭殃的可是现在还躺着的白泽大人啊!!!!

 

 

 

 

 

 

16.

 

合众地狱的花街哪怕在天国都享有盛名,本土的鬼族狱卒,外来的观光人口,人来人往的潮流不晓得给地狱的经济拉动了多少的GDP,地狱的辅佐官平常要是没事也会来这边转转,充当下治安官的工作,找个酒馆喝口酒,把自己喋喋不休喝醉了的上司拖回去。

 

合众地狱的主任辅助阿香小姐对辅佐官的到来已经见惯不惯,有时候这里出了什么事她自己也会去把辅佐官请过来,大概是出于辅佐官那一身让人不由自主的威严和安心感,但是今天她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迎着她的面走过来的辅佐官大人,顶着一头被揉的乱七八糟的头发,胳膊底下夹着个小娃娃。

 

“鬼灯大人,这是......”什么情况?

 

阿香把她的目光放在那即便被鬼灯夹在胳膊底下也一点也不安分的小娃娃身上,梳着小团子头的小娃娃抓住鬼灯狼牙棒的穗子试图把它变成花儿,让鬼灯不得不把狼牙棒稍微提起来一些,显然这让他心情不大好,黑着脸的气势直接在人头攒动的花街上清出一大块的无鬼区。

 

“被麻烦缠住了。”

 

他如此简单易懂的说道。

 

还是个不能用暴力手段解决的麻烦,黑着脸的辅佐官忍不住回想自己去那只白豚家里遭遇的事,不会感到害怕的熊孩子,明明第一次接触的时候还表现出一幅只要靠近一点点就哭死给你看的摸样,过了没多久再次见面就死抓着人不放,个子也长大了一点,和那个一点作用都没有的监护人看起来还像极了,让他简直......有些无从下手。

 

因为是十分脆弱的身体不能使用暴力,因为心灵尚未发育的缘故言语不能起到作用,睁着眼咯咯笑的孩子一口一个‘乌龟乌龟’的唤着名,毫无疑问是监护人带来的不良影响,搞的鬼发自内心的想要对着躺在躺椅上的老爷爷神兽的脸来上一拳,可颤颤巍巍的,居然有勇气挡在神兽面前的桃太郎露出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对着恶鬼说:

 

“白泽大人这段时间累的很,请鬼灯大人暂时放过他吧。”

 

太难得了,鬼灯当时上下看了一眼貌似鼓起自己一生的勇气的桃太郎,看在他这么努力的份上轻飘飘的放过了那只,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依旧合着眼的白豚,那白豚的眉头始终紧皱着,隔着眼皮的眼珠子微微的转,看样子是在经历一场不安的梦。

 

可能是因为太花心造了太多的孽,所以才会沦落到作为神明也会做噩梦的境地,把他打醒说不定还帮了这只白豚,恶鬼想了想觉得自己对于白豚可没那么好心,他甩了甩衣袖,转过身,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转身就往外走,也没忘记把自己要添的东西的单子给桃太郎留下来。

 

桃太郎松了口气,像是平安从恶鬼岛上活下来的摸样,满怀着感激的接过了那张单子,又预备回马扎上继续干上司交代的活,可是他一抬头,

 

那把一直以来都花心好酒恨不得住在花街的白泽大人整治的,一瘫在躺椅上就再也没力气起来的小娃娃,被白泽大人溺爱着的小灵儿,去哪儿了?

 

而走出玉兔汉方极乐满月没俩歩的鬼灯只觉得袖子一沉,低头一看,抬着头仰望着他的孩子眨着双水灵无害的眼,脖子上的不同于金锁银锁的白玉的长命锁泛着温润的色泽,胖乎乎短短的小手指抓着鬼灯的袖子,小嘴儿一张,一个‘乌龟’就蹦了出来。

评论 ( 17 )
热度 ( 50 )

© 午火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