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火火

吃土少女求约稿

白泽【不会取名】【12-14】

又攒了一波放过来~~

【不会取名】【6-11】→http://pingguoweimiddotyungangbenmingmiddotsiqing.lofter.com/post/1e1fea6a_103bdfee



12.


白泽装模作样的叹气,他身边的那个小娃娃也跟着他学,双手拢在一起鼓着包子脸叹,愁眉苦脸的样子又把白泽逗的眉眼弯起来,乐滋滋的去揉那小娃娃的脸,把娃娃揉的喜笑颜开。

 

“您这个样子倒是罕见。”

 

“嗯?”

 

白泽半抬着眼瞅了一眼旁边的恶鬼,脸色变的臭臭的说:

 

“你怎么还在这里?地狱闲的让你没事做啦?”

 

“正好相反,地狱的工作可比某家白豚的店要繁忙多了。”

 

“啧,那滚滚滚,既然那么忙就不要出现在我眼前给我添堵了!”

 

“白泽先生。”

 

“呼,又有什么事?”

 

“三年起步,最高......”

 

“恶鬼我跟你势不两立啊啊啊!!”

 

白泽气到拿起手边的药杵就往恶鬼头上砸,手气却出乎意料的好居然正好砸中了地狱辅佐官的脑袋上,药杵在那顺滑的头发上弹跳了一下掉落地面滚了几圈,被自己的好运震惊到的白泽迅速的反应过来,大笑一声再接再厉扛起了身旁的凳子。

 

坐在柜台上的孩子同样的拍手大声笑了出来。

 

地狱的辅佐官鬼灯大人是不肯给白泽这样的机会的,刚才的事件只是意外而已,他的脚勾到了放在极乐满月地面上的罐子,柜台上哈哈笑着的孩子让他有了瞬间的迟疑。

 

罐子和凳子在空气中散成了碎片。

 

白泽惊叫了一声,他往前一扑就把那还哈哈笑着的娃娃搂在了怀中,四散的碎片把极乐满月里又一次弄得乱糟糟的,灰尘满满让白泽不由自主的咳嗽,小孩子一直在学他,见他咳嗽起来自己也跟着咳嗽,声音挺假的但白泽却根本没察觉出来。

 

“怎么了?没事吧?桃太郎!帮我把放在厨房里的冰糖雪梨拿出来!”

 

“诶,好!”

 

桃太郎去拿冰糖雪梨去了,白泽也只顾着眼前的小孩子,半分眼神也没施舍给站在极乐满月里的鬼灯,地狱的辅佐官难得遇见这种无人理会的状况,他在原地站了一会,说:

 

“白泽先生,三年后我会亲自来取药的,希望那时候您能按时准备好。”

 

“是是,知道了,知道了!”

 

白泽接过桃太郎手里的碗,看了看皱起了眉毛,

 

“桃太郎,重新买点雪梨回来吧,钱袋在老地方你自己去拿。”

 

在柜台上的小孩子手脚并用的爬过来拽住了白泽的手,眼直愣愣的看着白泽拿着的碗闪闪发光,戴着头巾的老中医回头对着他笑:

 

“好啦,我喂你便是。”

 

桃太郎拿着钱袋推开了极乐满月的大门走了出去,鬼灯再次瞅了一眼白泽,也跟着桃太郎身后走了出去,他的腿很长,没走几步就追上了背着大大的药筐的桃太郎。

 

“啊,鬼灯大人,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

 

他停顿了一会,说:

 

“那只白豚,很在意那孩子?”

 

“嗯?您说小灵吗?白泽大人确实很在意他,虽然还是会嘀咕不能去花街勾搭女孩子之类的话,说起来还真是惊讶啊哈哈,白泽大人至今为止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去花街了,简直都不像他了。”

 

鬼灯没有回应桃太郎,他沉默的往前走,倒是桃太郎被地狱的辅佐官的沉默弄得心惊胆颤,他咽了口口水,说:

 

“鬼灯大人?您怎么了?”

 

“无事,那只白豚,扔东西的手劲挺大的。”

 

“啊,抱歉,那个白泽大人他......”

 

“我也有错,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诶?”

 

桃太郎不知道该接什么,他看见地狱的辅佐官扭过头看他,说:

 

“地狱还有些事,我得先走一步了。”

 

“啊好好,鬼灯大人您走好~”

 

13.

 

 

等桃太郎从天国的集市上提着水果回来后,桃源乡的天空已经暗下来了。

 

虽说这里是天国,白昼不变也是常理,可对于那些习惯与日落而息日出而起的亡者们,总是大白天的话可受不了,严重点还会神经衰弱,于是天国的神仙们便定下了和人间如出一辙的昼夜交换,连地狱的员工也蹭了一把有了休息日,白泽这只活了几亿年的老头子当然是双手双脚的赞成这种事,就他自己的话来说,有些事还是放在晚上才更舒服呢~

 

好色的神兽啊。

 

撩开极乐满月的布帘子,白泽已经开了灯,明晃晃的白炽灯光照的房间里和白天没什么两样,白泽坐在一个小马扎上,正对这门口,身边堆了大把大把的草药,还有从他身后扑了满地的白色的尾巴,那穿着汉服的小崽子正趴在上面,打着滚,拿毛笔把那条白色的毛茸茸的尾巴上画着王八。

 

桃太郎的眉毛抽了抽,他放下手里的袋子,还是没忍住说道:

 

“白泽大人......”

 

“嗯?”

 

手指正在将草药的枝叶一片片仔细的往下剥的白泽应了他一声。

 

“您是不是有些太宠爱小灵了?”

 

“小灵儿?我很宠爱他?”

 

白泽反而反问了桃太郎一句,他抬起的眼睛里露出点茫然的眼神,颇为单纯的样子让桃太郎都忍不住想起,那个谈论着明明是都是全年发情女孩子们却更喜欢兔子却不喜欢他的摸样的白泽。

 

啊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啊大人.......

 

桃太郎叹了口气,补充道:

 

“白泽大人已经因为小灵好长时间没有去花街....”

 

“诶诶花街!怎么啦难道妲己又开分店了?啊真可惜不能去,下次见面小妲己会埋怨我的啊,赔礼道歉又得大出一笔,我可没有金钱运,唉,真烦。”

 

白泽的肩膀一下子垮了下来,他唉声叹气的继续完成手上的活,然后对桃太郎说:

 

“啊桃太郎,你的晚饭在锅里热着呢,自己去吃啊,我和小灵儿都吃过了,等吃完过来帮忙,那只恶鬼给我们下了一个好大的单呢,等完成家里就有钱啦~”

 

他的语气稍微变得活泼了点,嘴上含着笑如同对自己那个死对头带来单子一点也不忌讳的样子,桃太郎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他匆匆忙忙去厨房把饭端出来,一边吃着还忍不住问白泽:

 

“白泽大人,鬼灯大人他的单子......”

 

“啊呀这个桃太郎你别问,你知道这单子没什么好处的。”

 

白泽摆了摆手,他的尾巴也动了一下,把正画着的小崽子抖的打了个转,咯咯的笑起来。

 

“是吗......”

 

桃太郎于是便不再追究这件事了,天国的食材本来就好,白泽的手艺更好,不管吃了多少次都让他有些停不下嘴,也许是因为他吃的太香的缘故,把自己的衣服用墨汁染了一半的小崽子抬起了头,伸出手对着桃太郎发出‘啊,啊’的声音。

 

“诶,你可不能吃,吃的太多会肚子疼的。”

 

14.

 

小家伙的眼神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瞧着白泽没有松口的意思便乖乖的低了头,照旧拿着毛笔在白泽的大尾巴上画王八,他把那条好看的有着顺滑的白毛的尾巴画的黑漆漆的,一缕一缕的被干掉的墨汁黏在一起只是看着就让旁边的桃太郎觉得难受,恨不得自己凑上去把毛给捋开,白泽照旧没在意,他又抖了下自己的尾巴,那些墨迹就被他通通抖了下来,在地板上积成一层灰,大尾巴照旧是又顺又滑的白色的大尾巴。

 

房间里于是便只剩下桃太郎吃饭咂嘴的声音,还有白泽用手剥开叶子的声音,那些叶子被白泽剥下来放在一旁的衬布上,枝干则放在另外一边,平时来帮忙的兔子药剂师们现在都早早回窝睡觉去,就白泽一个人,颔首低眉的仔仔细细的做着手里的活计,许是干久了脖子酸疼,他抬起头,拿着手里的草叶子抬头对着白炽灯看了看,顺带着伸了个大懒腰。

 

 

桃太郎这是也恰巧吃完了,他把碗筷往洗碗池一摆,就被白泽叫过来手把手的指点面前这堆草药要怎么剥,剥哪儿,这不是多难的活计,见桃太郎能上了手,白泽就把在自己尾巴上画王八的小家伙提起来,整只兽晃晃悠悠的一头栽在极乐满月里的那张大躺椅上,晃呀晃呀让白泽手上搂着的这只小崽子眼睛都亮了。

 

“背好酸呀,桃太郎~,帮帮忙~,帮我把床上放着的腰枕拿过来好不好~”

 

神兽大人的声音拉长了调子,虽说是求人的语句倒没什么求人的语调,刚坐在马扎上的桃太郎听闻只能按捺住自己翻白眼的心思,老好人性格一发动屁颠儿就站起来把那腰枕给取过来了。

 

“诶,多谢桃太郎,诶呀妈呀今儿可累死我了,一大早跟那只恶鬼吵还得帮他干活,连女孩子也被他吓走了....”

 

白泽嘟囔着这些话,把腰枕往腰底下一塞,整个人就放松的垮了下来,哼哼唧唧的跟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没什么两样。

 

要不是那张明知道他是个人渣也会有女孩子忍不住凑上去的脸,这可真的没眼看。

 

白泽安分的躺着,他手上那只小家伙可就没那个安分劲,他在白泽的胸口蜷缩了一会,就把脑袋抬起来乱转悠,白泽闭着眼还没彻底舒展开就又忍不住皱起来,身上的重物把手放哪儿不好偏巧就在他肚子上,这么一压差点没把他肠子给压出来,这小崽子,真特么重啊!

 

不过这晃晃悠悠的躺椅实在是舒服,白泽现在是提不起一点的起来的心情,他闭着眼,先把那重小子的身躯从自己的身上挪到一旁的空位里,另一只手摸索了半天摸到了遥控器,就这么遥控着把电视一开,花花绿绿的画面还有比这更吸引小孩子的吗?

 

电视里大概是放着个新闻节目,但只要会动响声对于小孩子来说都是有趣的,白泽老爷爷把手里的遥控器一放,翻了个身把躺椅晃的摇啊摇,他缩了缩腿,脑子混混僵僵的困意上翻,小家伙在旁边对着电视机拍手打呼闹出多大的动静,也没让白泽从一片迷糊的混沌里清醒过来。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午火火 | Powered by LOFTER